快捷搜索:  MTU1NTg1ODY2OA`

最新资讯

能为秦少擦鞋确实是我的无上荣幸

能为秦少擦鞋确实是我的无上荣幸

然而 过分? 面对众人的指责,秦星河却摇了摇头,不,我觉得他能给我擦鞋,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才对。 说到这里,秦星河又似笑非笑的望向发呆的百里宏,百里大少,你说说,是不...

百里宏就几个箭步追了上来

百里宏就几个箭步追了上来

百里宏站在那里,脸上青筋暴跳,双拳捏得嘎嘎作响。 自己好歹也是百里公司的未来继承人,就算秦星河要擦鞋,也轮不到自己来吧。 怎么?百里大少不愿意? 见百里宏不说话,秦星...

就算秦星河是天爱集团的大少

就算秦星河是天爱集团的大少

因为场景瞬间陷入尴尬,人满为患的大厅内,就只剩下秦星河的脚步声。 声音不高,但此刻却显得格外响亮和刺耳。 啊,对了 刚走出没多远,秦星河不知想到了什么,回头望向百里宏...

就算秦星河是天爱集团的大少

就算秦星河是天爱集团的大少

因为场景瞬间陷入尴尬,人满为患的大厅内,就只剩下秦星河的脚步声。 声音不高,但此刻却显得格外响亮和刺耳。 啊,对了 刚走出没多远,秦星河不知想到了什么,回头望向百里宏...

秦星河眼中顿时闪过一抹冷芒

秦星河眼中顿时闪过一抹冷芒

嘴上说得平静,但他心里却冷笑连连。 如果他记得不错,这个对自己狂献殷勤的人,也是陷害自己的人之一。 事成之后,对方立刻换了副嘴脸,对自己百般嘲讽,极尽恶毒之能事。 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