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秦星河眼中顿时闪过一抹冷芒

嘴上说得平静,但他心里却冷笑连连。
 
    如果他记得不错,这个对自己狂献殷勤的人,也是陷害自己的人之一。
 
    事成之后,对方立刻换了副嘴脸,对自己百般嘲讽,极尽恶毒之能事。
 
    “哟,秦少,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把您盼来了!”
 
    刚刚进入大厅,一个爽朗的声音就自不远处传来。
 
    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剪着背头发型,脸色刚毅的青年,正满面春风的向他走来。
 
    而这名青年身后,还跟着一大堆奉承者。
 
    百里公司大少,百里宏!
 
    刚刚看到这名青年,秦星河眼中顿时闪过一抹冷芒。
 
    他记得,就是此人不断奉承自己,劝自己喝酒。将自己灌醉后,不但稀里糊涂的签下一份转让天爱集团的协议,还趁自己醉倒后,和自己的未婚妻李晓梦做了某些龌龊事,给自己扣上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可以说,令自己倾家荡产的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百里公司的大少百里宏,以及自己的未婚妻李晓梦了。
 
    “秦少,几天不见,别来无恙啊!”
 
    不知道秦星河心里的想法,刚刚走到近前,立刻自来熟的伸出一只手。
 
    结果……
 
    秦星河就像没看到一样,背负着双手大步向前走,丝毫不加理会。
 
    什么情况?
 
    刹那间,全场安静了下来。
 
    平日里的秦星河,不是挺随和的吗?
 
    怎么今天像是换了个人?
 
    要知道百里公司虽然不如天爱集团,但百里宏身为百里公司的未来继承人,在这群上流圈子中,也算是比较有身份地位的人了,否则身后也不会有这么多追随者。
 
    万万没想到,秦星河居然如此高傲,连百里公司的大少都不放在眼里。
 
    百里宏的手僵在半空,许久都没有收回来。
 
    因为,他也被秦星河这么无礼的态度给惊呆了。
 
    他居然敢无视我?
 
    短暂的失神过后,百里宏脸上闪过一抹羞愤之色。
 
    “嗒、嗒、嗒……”
 
    因为场景瞬间陷入尴尬,人满为患的大厅内,就只剩下秦星河的脚步声。
 
    声音不高,但此刻却显得格外响亮和刺耳。
 
    “啊,对了……”
 
    刚走出没多远,秦星河不知想到了什么,回头望向百里宏,“我的鞋脏了,麻烦你帮我擦一擦。”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什么?让百里大少去给他擦鞋?”
 
    “我没听错吧?就算秦星河是天爱集团的大少,这么做也未免太过分了吧。”
 
    “他这是故意羞辱百里大少啊!”
 
    “我记得他们两之间,好像没什么深仇大恨吧,秦少何苦要这样咄咄逼人?”
 
    众人惊讶的同时,也疑惑不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