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百里宏就几个箭步追了上来

 
    百里宏站在那里,脸上青筋暴跳,双拳捏得“嘎嘎”作响。
 
    自己好歹也是百里公司的未来继承人,就算秦星河要擦鞋,也轮不到自己来吧。
 
    “怎么?百里大少不愿意?”
 
    见百里宏不说话,秦星河摇了摇头,“今天我原本想开怀畅饮,喝得天花乱坠的,既然你这么不欢迎我,我还是走吧!”
 
    说罢,他转身向外走去。
 
    既然百里宏与李晓梦已经蓄谋已久,就只等自己上钩,那么自己再过分,对方应该也会选择隐忍。
 
    尽管这种隐忍,在百里宏看来叫忍辱负重。
 
    不过既然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原来的自己,那么百里宏这种隐忍,非但不会得到任何回报,反而会憋屈到让他怀疑人生。
 
    “等等!”
 
    果然,他还没走出几步,百里宏就几个箭步追了上来,并强行挤出一抹笑容道:“秦少的鞋脏了,这还不简单,我找个人帮你擦就是!”
 
    “不!”
 
    他正想叫人,秦星河已经摆了摆手,“我就只要你给我擦,因为,只有你才配给我擦鞋!”
 
    一句话,瞬间惊呆所有人。
 
    太强势了!
 
    太过分了!
 
    太狂妄了!
 
    尽管没人说出来,但这却是在场所有人共同的心声。
 
    居然说只有百里秦大少才配给他擦鞋?
 
    擦你妹啊!
 
    别说你才是天爱集团的大少,就算是国家总统来了,也不会这么无礼和嚣张吧。
 
    其他人尚且如此,百里宏一张脸更是铁青得快要滴出绿汁来。
 
    耻辱!
 
    奇耻大辱!
 
    从小到大,还没人敢这样对他说话。
 
    “秦星河,你太过分了!”
 
    “大家朋友一场,就算你不给百里大少面子,也不要这样羞辱他吧?”
 
    “是啊,大家今天来,就是相互结识的,你这样做,无论是对你,还是对大家,都没有任何好处。”
 
    百里宏还没说话,就有很多人跳出来指责秦星河,为他打抱不平。
 
    然而……
 
    “过分?”
 
    面对众人的指责,秦星河却摇了摇头,“不,我觉得他能给我擦鞋,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才对。”
 
    说到这里,秦星河又似笑非笑的望向发呆的百里宏,“百里大少,你说说,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听到这话,众人彻底晕了。
 
    你他吗以为自己是谁?
 
    是上帝吗?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百里宏肯定暴走,跟秦星河拼命时,令众大跌眼镜的一幕出现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